数字出版守得云开见月明

时间:2016-11-11 作者:汤广花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近日,由武汉出版集团公司承办的“2016刊博会·数字出版高峰论坛”在湖北武汉召开。论坛上,来自业界和高校的4位专家针对数字出版的前瞻话题展开讨论,并分别从数字出版、在线教育、网络营销等角度解读了数字出版业的发展趋势。
  增速与增长贡献率“登顶”
  “2015年,我国数字出版产值达到4403.85亿元,占中国新闻出版全行业营业收入的20.5%,增长速度与增长贡献率在新闻出版业类别中均位居第一。”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数字出版研究所所长王飚介绍,近年来,我国数字出版产业的政策体系日益健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互联网技术,不断推动数字出版涌现新产品、新模式。如教育出版依托优势资源,搭建数字教育平台;专业出版利用特色知识服务平台、特色资源数据库等,逐步实现“双效”统一发展;大众出版则积极探索版权运营、开展跨界合作。此外,人才队伍建设也有效推进。管理部门组织了多次基于“互联网+”环境下的人才培养研讨会议,行业协会、科研机构、出版单位也加大对数字出版人才的引进和培训力度。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北京市将数字编辑职称评审纳入全市职称评审序列,并于2016年5月组织开展了北京市首次数字编辑初中级职称考试,有近3000人报考。
  北京中文在线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杜嘉在演讲中也指出,出版是较早受到互联网影响的行业。从2000年斯蒂芬·金出版第一本电子书“Riding the Bullet”,到2004年《华尔街日报》的数字出版收入超过印刷版收入,再到2009年中国数字出版产值首超传统出版,全球范围内数字出版已成主流趋势。“数字出版已成为我国文化产业重点发展对象。”杜嘉表示。
  “数字出版在我国虽起步较晚,但发展很快,目前已经形成了网络图书、网络期刊等新业态。”武汉理工大学数字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刘永坚说,现阶段的数字出版主要以网络为主要传播方式,呈现出极为明显的互联网、大数据特性。需要引起注意的是,2015年互联网期刊、电子图书、数字报纸的总收入为74.45亿元,在数字出版总收入中所占比例为1.69%,相较于2014年的2.06%有所下降。“这说明传统出版单位在数字化转型升级、融合发展方面仍需要加大力度。”刘永坚提醒。
  数字教育、网络文学潜力待挖
  “数字教育和网络文学是过去一年来数字出版产业发展迅速的两大领域。”王飚说,2015年中国互联网教育市场规模达到1111亿元,2010—2015年间平均复合增长率为32.9%。其中,在线教育是发展最快、最具成长性的板块,已初步形成在线测评、数字教材、在线课程、电子作业、在线学习资源及在线学习平台等多个层面的发展模式,并已实现了全学龄化覆盖。与此同时,随着IP价值凸显,网络文学的商业模式逐步从依靠付费阅读和广告收入转向开展全版权运营。腾讯、百度、阿里巴巴、中文在线、中国移动、掌阅科技等企业发力布局,行业格局初步形成。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等组织的陆续成立,也使网络文学价值逐渐获得主流文学界认可。
  杜嘉以中文在线为例介绍说,该公司目前已形成较为清晰的“互联网+教育”出版产品思路,其打造的“学堂在线”,是面向全球提供在线课程的中文MOOC(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平台。截至2015年3月,中文在线已上线课程400门,选课人次超过100万,其中《财务分析与决策》选课人次达14万,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相关课程受到国内外学习者的广泛好评。
  刘永坚也通过讲述国外教育出版企业的成功案例,说明数字教育的重要性。卡普兰是一家国际性教育出版商,每年有超过100万名学生使用该公司开发的GRE、TOEFL等复习资料。面对庞大的备考教辅市场和日益科技化的学习方式,近年来卡普兰公司最成功的商业决策在于推出了数字产品实验室Kaplan Labs。卡普兰公司每月都在实验室推出一个新的数字产品,比如短信形式的ACT考试(美国大学入学考试)复习资料、可以自动对学生进行GMAT考试(经企管理研究生入学考试)测验评分的互动电子书等。通过对备考教辅资料的形式和内容创新,实现了教育出版物的精品化数字打造。
  “去中介化”与用户亲密接触
  “自媒体在创造内容价值的同时,通过聚集社群,逐步向电商业务拓展,形成了‘社群+电商’模式,即网络社群营销。”王飚认为,网络社群营销实现了出版营销流程的“去中介化”,使出版单位与用户直接对接,从而形成线上线下有机结合的立体营销模式。同时,网络社群已影响到出版流程的各个环节,使之更具方向性与针对性。“面向个体用户的精准营销,以及针对精准用户的特殊阅读需求进行定制出版,正在成为趋势。”王飚说。
  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总编辑陆达从学术期刊的角度,说明网络社群营销的重要性,他呼吁打造集群化网络出版平台。“科研过程也是有价值的,碎片化的成果也应当给予注册、登记、发布、出版。”陆达在演讲中表示,基于社交网络的非正式科学交流日益活跃,学术期刊应该通过“增强出版”的形式增加科学交流。据了解,相对于传统出版而言的“增强出版”,是将出版物及与之关联的其他数字资源经过组织,形成一个有内在联系的复合数字作品。“增强出版”的内容只在网络呈现,包括正文涉及的高精度图片、视频音频、数据表格等,其目的是丰富作者的表达手段,更多披露过程,有助于读者更好地理解内容,参与到作者的场景中。
  据刘永坚介绍,美国巴诺书店控股的iUniverse.com和兰登书屋投资的Xlibris.com两家出版网站既是出版平台,也是图书销售平台。一方面,他们为作者、出版商和普通商业公司提供数字化出版发行服务;另一方面,他们在网站上销售本网站出版的按需印刷的图书或电子书,并和其他大型出版机构和图书销售商合作,实现了网络出版和网络营销一体化。